TikTok拟最早下周起诉特朗普政府缺乏正当程序

当地时间8月22日,视频分享应用TikTok证实,计划最早在下周起诉特朗普政府。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TikTok正准备对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6日颁布的第一道行政令提起诉讼,该行政令禁止美国个人和企业与TikTok及其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交易,相关交易将在45天后(9月20日)予以封禁。

简而言之,美方肆意破坏中美人文交流的行径“百害无一利”,有违开放自由的美国立国之本,有违两国民众渴望增进了解的真实民意,有违包容发展、携手并进的时代大势。

报道说,被说得最狠的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和英国前首相特雷莎·梅两位女性领导人,特朗普在与她们的对话中表现得“近乎暴虐”。

笔者认为,当前局面可从短期和中长期两个维度审视。

因为特朗普与默克尔通电话时太过分,德国政府不得不采取额外措施保密通话内容,以维护德美关系。

此外,麦克福尔说他用椭圆办公室壁炉处的电话旁听了奥巴马与他分管国家领导人的所有通话,如果通话内容重要,会有多名国安会官员一同旁听。通话结束后,高级官员会确定通话记录的阅读范围,麦克福尔说他会将通话情况口头传达给国务院、国防部、财政部和情报部门的有关官员。(记者:刘品然)

报道说,特朗普经常在电话中以训斥的口吻对待包括法国总统马克龙、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内的盟友领导人,对话方式就像特朗普在教训美国州长一样。

之前的美国总统与外国领导人怎么打电话?

报道说,在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俄罗斯总统普京打电话时,特朗普就表现得非常客气。

从中长期来看,美国一些政治势力始终抱着意识形态偏见和冷战思维不放,无视时空环境变化,静止地看待世界,执意把中国视为竞争对手。在中美科技、教育和文化交流方面,他们炮制出“美国吃亏论”,并据此认为美国不应再对中国开放包容,应该不断加强防范,尽可能地打压遏制中国发展进程。

“参与默克尔和特朗普通话的官员人数越来越少,主要原因就是这些通话有很大问题,”报道援引德国官员的话说。

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特朗普与他们打电话前,几乎不做任何准备,因此经常对土俄两国的要求作出让步,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或是特朗普同意从叙利亚撤出美军,这一举动被认为符合俄罗斯和土耳其的利益。

对于美方的种种肆意妄为,外界不免产生这样的疑问:中美人文交流在过去几十年间运行良好,且取得了丰硕成果,美方近期为何突然“下狠手”?

与普京、埃尔多安聊得欢?

一名消息人士说,特朗普希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成功的商人和硬汉的形象,以赢得普京的尊重。

消息人士说,特朗普对默克尔的贬低难以想象,称她“被俄国人控制”,与梅的通话也被描述为“羞辱和霸凌”,他称梅在脱欧、北约和移民问题上“没骨气”。报道说,在面对特朗普的出言不逊时,默克尔表现沉稳淡定,梅则有些慌乱和紧张。

此外,美国执法部门肆意监控、滋扰和盘查,甚至逮捕在美中国留学人员,公然罗织罪名,损害其名誉。中国留学人员的学习和生活因此受到严重干扰。

首先,国安会官员会为奥巴马准备通话的背景材料和谈话要点,并经国安会审核通过。其次,在奥巴马每次与外国领导人通话前,国安会官员会进行通话前汇报,汇报中详细讨论通话目标。

“尽管我们强烈不认同政府的担忧,但近一年来,我们一直真诚地寻求提供一个具有建设性的解决方案。”TikTok发言人对CNBC称,“而我们遇到的是缺乏正当程序的问题,因为政府不重视事实,并试图将自己安插进私营企业之间的谈判中。”(央视记者 顾乡)

今年5月29日,特朗普发布总统公告,宣布将禁止部分中国留学生、学者入境,以保护美国敏感技术和知识产权。以此为标志,在中美关系中长期发挥重要作用的人文交流开始受到严重破坏:7月14日,美国宣布暂停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富布赖特项目;8月13日,美国宣布将孔子学院美国中心指定为“外交使团”;8月26日,美国北得州大学切断同中国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的合作关系,要求领取基金委补助的公费研究人员限期离境。

第二,美方的政治迫害与种族歧视不仅损害到中国留学人员的正当权益,也对在美华裔乃至亚裔造成负面影响。美国民间组织华人权益促进会8月底发布的报告显示,从2020年3月19日至8月5日,全美至少出现2583起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事件。这表明,对“中国”二字搞种族歧视的恶果已经显现。如不遏制,美国国内的反华排外情绪会进一步撕裂美国社会。

事实上,美方破坏中美人文交流的举动并不能达到预期目的,反而会深受其害。首先,此举将对美国引以为傲的科技优势造成沉重打击。比如,美国保尔森基金会6月发布报告称,虽然美国拥有全球60%的人工智能领域尖端人才,但华裔在其中占据最大比例。可以想见,如果华裔被排除之外,那么美国在这一领域的优势也将被严重削弱,持续的人才流失或最终导致美国走向平庸。

第三,美方此举严重损害中美关系的根基。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如果科研人员无法进行畅通无阻地交流,那么中美科技合作便无从谈起;如果连汉语教学都被贴上意识形态标签,那么美国民众将失去了解真实中国的重要窗口;如果人文交流长期遭遇阻碍,两国民众心理上的距离势必会越来越疏远,而这种疏远也势必将作用于双边关系未来走向。

报道说,特朗普还特别喜欢在与普京和埃尔多安的对话中自我夸耀,攻击自己的前任奥巴马和小布什,寻求对方认可。

一名消息人士说,在对话中,普京就像国际象棋大师,而特朗普则像是个跳棋菜鸟。埃尔多安是与特朗普通电话次数最多的外国领导人,特朗普允许埃尔多安的电话直接接通到自己,而埃尔多安也总能在恰当时机来电,让一些美国官员甚至怀疑土耳其情报人员时时向埃尔多安汇报特朗普的行踪。

报道说,马克龙有时试图在气候和安全问题上说服特朗普改变立场,但毫无效果。而当特朗普被马克龙的要求惹怒后,会展开“冗长的语言鞭挞”,攻击法国等欧洲国家在军费分担上不达标,以及移民和贸易政策。

8月14日,特朗普再次发布行政令,要求字节跳动必须在90天内剥离TikTok美国业务。字节跳动正与微软、甲骨文等潜在收购方进行谈判,针对8月6日行政令的诉讼并不影响相关谈判。

美国总统打电话到底准不准备?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国安会俄罗斯和欧亚事务主任麦克福尔去年在《华盛顿邮报》上描述了奥巴马与时任俄罗斯领导人的通话流程。

从短期来看,美国一些政客为了个人政治私利,不惜肆意栽赃陷害中国留学人员,将正常的人文交流活动污名化、妖魔化。必须看到,每到竞选季,美国共和、民主两党都或多或少地拿中国说事儿。但此次大选与以往有很大不同,受疫情、经济、种族等多重因素影响,两党在竞选期间竞相在对华问题上展现强硬,甚至有竞选人摆出要与中国“脱钩”的架势。在此背景下,中美人文交流必然难逃厄运。

奉劝一些美国政客,莫要执着于以冷战视角看待中国,莫为一己私利而扭曲、裹挟民意,莫要成为中美关系发展史上不光彩的污点。(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