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情防抑郁北京多方式开展在线心理咨询

中新网北京12月17日电 (王燕 张海涛)如何正确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怎样减轻恐惧焦虑心理?北京各区各部门积极开展心理咨询,帮助民众战胜疫情期间的心理“病毒”。

微信平台开展心理咨询志愿服务

相关专家指出,针对首次暴发的传染病开发抗病毒药物,缺少成熟商业模式。这就需要以政府为主导,与科研机构、企业合力“拧成一股绳”,创造公共卫生用药的新模式。

创造公共卫生用药“新模式”?

对特效药的期待需“回归理性”

专家建议,寻找新冠病毒特效药,要在基础研究上多下功夫,包括病理解剖和免疫学机制研究等。新冠病毒感染人体后产生细胞因子风暴的原因、抗体的产生及其效应、病毒的清除过程等都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专家还指出,病毒感染常具有自限性,即身体有时能自我康复。因此对于一些已上市抗病毒药物的疗效,很多情况下很难评价是药物作用,还是患者自愈。

首批心理志愿者——北京听语静心教育咨询中心主任、心理学硕士李璐表示,在接线过程中,大多数咨询者都是恐惧、焦虑、甚至面对一些虚假信息的不知所措。作为心理咨询师给他们一个理解、共情和陪伴相当重要。首先要让他们感到自己这个时候有如此的情绪属于正常,这种恐惧和焦虑通过专业的疏导是可以转化的。通过专家们的努力,让咨询者认同活在当下,并接受这个特殊时期的生活,让他们相信可以度过这个难关,开始新的生活。

王宇歌说,目前一些抗病毒药物发挥作用的主要方式是抑制病毒复制。但很多病毒复制所用的工具就来自人体细胞,如核糖体,相应的抗病毒药物也会给人体带来很大副作用。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学者、免疫学博士王宇歌告诉新华社记者,抗病毒药物研发历史较短,重要原因是病毒的独特结构给药物研发带来天然挑战。细菌有独立细胞结构,比较容易针对细菌细胞开发抗生素。而病毒没有自己的细胞结构和代谢系统,必须寄生在宿主细胞内复制增殖,因此很难找到只针对病毒靶点而不影响宿主细胞正常功能的化合物。

药物研发要遵守科学程序。一款药物在真正应用于患者之前,需经历从临床前研究到三期临床试验的漫长历程,平均耗时10年以上。面对突发疫情,研发新药常是“远水难救近火”,“老药新用”成为更实际的操作。

寻找病毒“杀手”的天然挑战

因疫情期间的特殊性,“新冠肺炎疫情心理援助专线”重点采用电话咨询和网络支持两种方式提供心理援助。对于急需情绪疏导和心理支持的民众,可以在工作日期间选择以电话方式,由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进行每次时长为30分钟以内的心理疏导;对于情绪波动较为缓和的民众,可以选择通过心理援助微信群了解疫情相关心理科普知识,同时服务人员还会在群内针对民众提出的疫情相关心理问题进行简要心理健康教育和心理疏导。居民可通过二维码进行咨询和预约。

据介绍,项目启动后先后招募到21位心理志愿者,这支“文明大兴”义务心理辅导队由心理健康、精神卫生、志愿服务等方面的专家和其他相应学科背景经验丰富的心理咨询专业人士组成。他们将在服务时间内免费为奋战一线的抗击疫情工作人员及家属、新冠肺炎的疑似患者或确诊患者及其家属、因感染或因需要被隔离的相关人员、因疫情引起心理焦虑的普通群众提供服务,直至疫情结束。

在这种新模式里,为预防未来的突发疫情,政府可资助企业和科研机构根据既往疫情,提前对一些潜在药物进行研发,完成临床前研究后暂停研发,并设计好临床研究方案,再由政府采购储备相关药品。一旦出现疫情,就可迅速把储备药物用于临床试验。

抗击疫情从“心”开始。大兴区文明办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线上心理咨询服务,解决咨询者心理上的困惑。绝大多数求助者情绪能得到释放,心情变得愉悦,最大化缓解心理上的负担,从正面引导、心理舒缓、正确的防控方法让公众安心在家,做好抗击疫情的心理防线工作。同时,专家们也充分利用交流的机会引导大家主动开始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用积极乐观的心态去对待疫情给大家带来的不良反应。

“无论是街道医护人员,机关干部、还是社区的工作人员,从节前到现在一直停休,身心都承受着不容忽视的压力。其他普通民众,尤其是返京被隔离人员,也出现各种恐慌焦虑的情绪,这时可能需要专业的心理支持服务。”北京市西城区相关负责人表示,疫情期间,部分人员或多或少会出现的焦虑、害怕、恐慌等情绪,因此防“疫”也要防“抑”。

对于一些受商业利益驱动的药企来说,研发突发传染病药物不是优先项。洪志曾任国际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感染性疾病治疗领域的高级副总裁和负责人,他透露,大型药企在针对埃博拉、MERS等疫情的疫苗和药物方面会有一定研发投入,但主要是出于对企业文化信誉和社会责任感的考虑。

在西城区白纸坊街道,社会心理服务中心推出“新冠肺炎疫情心理援助专线”。

孙小明说,致病病毒尤其是RNA(核糖核酸)病毒容易变异,所以易出现耐药性。新冠肺炎疫情的“罪魁祸首”就是一种RNA病毒。

“由于我们很难预测什么时候会有暴发性疫情,必须通过政府长期资助相关药品研发,再统一进行采购和战略储备,以创造一个公共卫生用药的新商业模式,从而让企业积极参与。”洪志说。

开通心理援助专线防“抑”

近期多家科研机构报告了一些可能对新冠病毒有抑制作用的候选药物,不过专家指出,这些多是在体外细胞实验层面观察到的效果,并未被人体临床试验验证,有的连基本安全性都无法保证。如果过度宣传可能会误导公众,对特效药的期待需“回归理性”。

“抗病毒药物开发多会针对病毒复制周期的关键蛋白来尽量减少产生副作用。但即使很多药物能顺利通过体外实验和动物实验,进行到临床试验时都会因毒性大或副作用多而被终止掉。”美国哈佛医学院病毒免疫学博士后孙小明说。

据介绍,社会心理服务中心包括心理咨询室,团体心理辅导活动室,配有心理辅导沙盘、音乐放松按摩椅、心理健康自助仪、情绪宣泄等设备,拥有心理服务专业师资力量11名,形成以专职心理咨询师、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生为主体,专业社工、社区心理服务人员为补充的全街道社会心理服务网,辐射社区达19个,力争将社会心理服务工作深入至每个需要的住户身边。

和急性感染相比,艾滋病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等引起的慢性感染病程长,季节性流感每年有固定的患者群体,让药企认为更具开发药物的价值。有持续存在的病人,也让科研机构和药企不会面临疫情结束后无患者可开展临床试验的窘境。

感染性疾病领域新药研发专家、腾盛博药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洪志对新华社记者说,很多药物在体外实验中有效果,不一定说明在人体中有效,必须通过临床试验验证。即便药物在个例临床观察中显示出效果,也并不代表该药在严密临床研究下能被证明有效,可能还会有毒副作用。

原计划用于抑制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的瑞德西韦、抗疟疾老药磷酸氯喹、流感治疗药物法匹拉韦等已在中国被用于临床试验。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平台上,已有百余项有关新冠病毒的临床试验,涵盖中西药、干细胞疗法等。

由于细菌有较多共性,广谱抗生素可对多种细菌发挥显著抑制效果。而病毒种类多差异大,每种病毒复制情况不一样,需要针对特定病毒开发药物才能精确抑制病毒复制,因此有效的广谱抗病毒药物十分稀少。

“病毒感染暴发时间和地点都无法预测,在时间空间上对研发新药都非常困难。面对新发传染病,老药新用是可行方法,至少大部分药物是经过临床实践的,对其安全性和副作用都比较了解。”孙小明说。

细菌和病毒都是常见的病原体微生物。数十年来,科学家针对细菌开发出多种抗生素,而强有力的病毒“杀手”依然很少。

负责人表示,在这场人类与病毒的战斗中,不仅包括身体机理的抵抗,还包含内心世界对疫情的反应和耐受。学会给我们的内心戴上“口罩”,保护自己的心理不会随便受到干扰或感染,也是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一种方式。(完)